【新华社】 中外合作大学之变:规模与质量

新华网浙江频道4月25日电(郑黎 黄瑞鹏)2015中外合作大学校长论坛于24日在浙江省宁波诺丁汉大学举行,7所中外合作大学及20所中外合作二级学院的负责人齐聚一堂,畅谈中外合作办学的经验、理念以及面临的问题。与会校长纷纷表示,倡导文理兼容的博雅教育是中外合作大学的办学宗旨,刚起步的学校应注重利用区域文化和资源,有经验的先行者应关注教学素质的优化提升,未来办学要从规模要走像质量。

倡导博雅教育 不要把学生当小孩

据了解,自11年前中国首家中外合作大学——宁波诺丁汉大学成立以后,截至目前,全国共有7所中外合作独立大学,合作办学项目2千多个,40多个机构,在校的学生55万人,毕业的有150万人。

上海交通大学密西根学院科研副院长李新碗教授首先抛出一个问题:“在座的中外合作办学的有这种体会,老百姓会在背后质疑,你们弄几个洋人,弄点证书过来,就是所谓的洋皮,或者把我们孩子送出去,就叫洋肉。对此,我们要思考怎么样去改变大家的这种想法。”

1115089650_14299643879531n宁波诺丁汉大学杨福家校长表示,只要让家长来上一堂我们的课,他们就知道我们不是在做什么“洋皮洋肉”的文章。在不到20人的小班教室里,没有什么问题不能问的,没有什么问题不能争论的,让每个同学都得到关怀,让每个同学都有机会发言,让每个同学都敢于提问,让每个学生都学会思考和合作的精神。雅典学派的代表人物——亚里士多德和柏拉图,一个是学生,一个是老师,关于他们有一句著名的话——“我爱我师,但我更爱真理”,我们传统的教学把老师放在主导位置,其实学习应当由学生来主导。

“文理兼容的博雅教育是中外合作大学的办学宗旨,”杨福家说,“所谓‘博雅教育’的‘博’就是文理要结合,多年来我们把文理分家是不对的,文理一定要结合。‘雅’就是做人第一,修业第二,学生思想道德培养始终比学业更加重要。‘教’包含两个内容,一个是上面提到的以小班课为主,第二是第二课堂非常重要,合作精神是第二课堂的主要环节,学习怎么与人相处,不仅仅是给你一些钱去丰富课外生活。‘育’就是学校要把育人放在第一位。但是目前不少学校不是以为人为主,而是以发表文章为主,这不能怪教师,你发表多少文章关系到多少奖金,还关系个人发展。因此,我们选聘教师不会看他有多少文章,而是你有没有绝对勤勤恳恳把学生放在第一位,这是非常关键的。”

西交利物浦大学副校长贺安峻表示,我们希望把中国和国际最好的教育进行整合,在中国老师会把学生当成孩子,但是在英国,我们觉得他们是一群年轻的成年人,中国以老师授课为主,但是在英国是以学生主动学习为主的。我们希望不是以老师为主导的灌输思维方法,而是一种引导,不只是单单把知识灌输给学生。

对此,宁波诺丁汉大学副校长沈伟其补充说,我们开家长会的时候,发给家长的指南里说学生的成绩是保密的,这是个人隐私,哪怕是爸爸妈妈来问,只要没有授权,我们无权告诉家长。很多家长就有争论,孩子读书是我花钱的,但是他读得怎么样我都不知道。但是我们是把学生当成人来对待,让他们要为自己负责,而且也鼓励学生主动向父母亲汇报学习情况。

1115089650_14299644239371n注重区域文化资源 让侨乡二代回国上学

据介绍,7所中外合作大学有5所分布在江浙沪地区,有着海上文化的背景,另外两所分布在广东,有着岭南文化的背景,都是历史上中外交流最早最活跃的地区,区域文化特征鲜明。各所大学扎根当地文化土壤,结合当地优势资源发展各自的特色办学。

温州肯恩大学成立还不到一年时间,该校的校务委员会主任王北铰表示,温州肯恩大学坐落的地方是一个著名的侨乡,有70%到80%的人在国外经商。据官方统计,温州有60多万人在国外,因此我们有一个设想,把华侨的下一代招回国读书,因为华侨经过三代五代以后,民族认同感就消失了,所以我们通过国际招生,把这些华侨的子孙招回来,在他们的家乡深造。同时温州民营经济非常活跃,私营企业占到80%到90%,有成就的私营企业家分布在全世界,所以在教学上,我们会请一些华侨企业家为我们的学生进行讲座和辅导,将他们的生意经或者创业经验传授给学生,丰富第二课堂的教学。

 

1115089650_14299643470311n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是全国第二所中外合作大学,建校10年来一直接受母校香港浸会大学的严格评审。该校副校长徐是雄表示,香港政府会邀请第三方机构对香港本地的大学进行复杂的评审,作为香港与内地的第一所合办大学,我们学校也一直延续着的香港的这一传统。香港浸会大学每两年就会派十几二十几人组成的评审团到我们学校评审,由于董事会是北京师范大学和香港浸会大学共同组成,今年的评审团将由两所母体学校共同拍代表做实地评审,这在全国还是首次。

“主要从办学特色、管理体系、监督机制、招生程序、师资队伍、培养质量等内容进行评审,例如会调查我们学生的满意度、我们的毕业生到底到哪里去等,”徐是雄说,“我们还聘请香港浸会大学的教授做我们的校外评审官,包括我们的专业设计是怎么样,课程怎么设置。”

 

 

中外合办大学今后的方向是从规模走向质量

上海交通大学密西根学院科研副院长李新碗教授谈到了学校发展面临的困境,我们学院只有四五十名老师,而我们的学生有一千多人,这样的师生比是不合理的,这是我们学校的问题。我们的学生到目前为止只有60%可以获得去到国外去的机会,40%都在国内,作为中外合办的学校如何让更多让学生有海外体验,而学位留学生只占5%,我们在国内选拔的时候已经是顶尖了,那怎么样把国外优秀的留学生吸引进来,而不仅仅是把外国留学生收进来充数量。此外,我们有两个“靠山”,但这也是两座“大山”,希望教育部将来能给予我们更多的授权。

与会专家指出,中外合作大学今后要有三个转变。第一个转变就是从规模要走向质量,主要还是走内涵发展道路,要提高人才培养的质量,真正引进优质教育资源,尽量把优质的教师留下来,留下一种文化,留下一种管理理念。第二个要从模仿走向创新,中外合作大学都有海派文化背景,海派文化就是海纳百川,什么都接受,刚开始的时候可能泥沙俱下,好的坏的都在一起,所以起步阶段遭人家骂,不伦不类,但是一旦走出自己的特点,它就会腾飞。现在有些学校走了十年了,有的走了几年,应该慢慢从模仿走向创新,走出自己的特点,要结合中国的文化特点,既要吸收西方好的文化,也要结合自己传统的东西。第三个要从学生流动转向自身建设,包括师资队伍建设、课程体系建设。

 

点击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