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说 | Agnes Tang:支教近10年,这次她来到了“天堂小学”

初识,一轮新月挂在树梢,拨开的微凉的夜幕,映入眼帘的便是天堂小学……

告别,月亮的光晕几近熄灭,天将破晓,林间间或响起昆虫细簌声映衬的四周愈发静谧。

回望,孩子们顶着烈头玩耍的操场似乎还能听到篮球击打地面的声音,昨日我们在那里与孩子告别,彼时的拥抱尚有余温,欢声笑语仍在耳边回荡……

这是温州肯恩大学Tesol项目导师Agnes Tang博士离开贵州天堂小学留下的动人文字。今年暑假她受萌芽联盟的邀请一同奔赴这一场为期15天的公益旅程,留下了一段动人的回忆。

教育目的是挖掘内在力量,

发挥无限潜力

温州肯恩大学的萌芽联盟是公益性质社团。自2016年起,萌芽联盟已开展为期5年暑期贵州支教活动。今年7月中旬,温肯萌芽联盟15名支教成员前往贵州省黔东南地区的天堂小学,开展了为期15日的暑期支教活动。开营前三天,Agnes听闻该项目,毫不犹豫地报了名,并召集了3名Tesol项目的研究生参与了进来。

“条件非常艰辛,一路充满挑战。”这是Agnes对这次公益活动的初印象,但是这一段旅程无疑留给她宝贵的回忆。

“别人都以为支教是出于多么无私的目的,凸显传教者多么伟大的人格。我不想要这样的光鲜亮丽的头衔, 我只是基于一个理念,人人生而平等,每个人都有受教育的权利。其实在这个过程中,学生和老师是相互学习的过程,在教学的过程中老师甚至是更大的受益者。

“来之前很多人提醒,说山里的孩子教育状况有多么糟糕,需要降低教学标准。但是这次教学我发现山里的孩子们和城里的小孩一样聪明。他们对身边的世界有着更敏锐的感知和观察,虽然学业上他们可能不及城里的孩子,但并不能说明他们不会学习。只要教育得当,他们也是有无限可能的。

人们总是习惯用有色的眼睛,考量孩子的潜力。其实每个人潜力是无穷的,教育的目的就是引导学生挖掘自己的内在力量,发挥自己的潜力。

教育改变命运,

是Agnes个人的真实写照

她来自香港,一个有着7个兄弟姐妹的普通家庭。父亲虽然只上过几年书,但是非常支持她们接受教育,所以一步一个脚印,她从香港偏僻的某个“贫民窟”辗转到美国波莫纳加州理工大学的本科、贝勒大学的硕博,教育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给她插上了翅膀,让她拥有了搏击长空的力量,而她也希望给自己的学生插上翅膀。

在获得博士学位之前,她曾在美国从事基础教育,她深深的感受到教育的力量和教学的差距,“我希望带给孩子们希望,帮他们打开世界的大门,让他看到生活的无限可能。哪怕这个火苗只是微弱的,但是星火可以燎原。”要带来更大的改变,她需要更高的视野,她选择继续在教育领域深耕,并在贝勒大学获得课程与教学博士学位。

是不是可以把美国一些先进的

教育理念带到国内?

对于中国她一直有一种别样的感情,这是她的根,旅美多年,这里的文化又杂夹着些许的陌生感,但是中国的教育问题一直牵挂着她。是不是可以把美国一些先进的教育理念带到国内?这样的想法成为她开启支教旅程的不竭的内在驱动力。

在美期间,恰巧有机会结识了一位苏州大学的教授,两人交流了教育的想法,去苏州新区支教的想法一拍即合。

苏州木渎古镇的一所农民工子弟学校是他们的目的地。虽然位于富裕的“包邮区”,但是初次到这里,Agnes被简陋的教学环境惊呆了,原来同是江苏省教育也有这么大的差距。她回想起不久前前往另外一所国际高中,那里崭新的教学设备,国际化的教学环境与国际一流高中可以相媲美,而眼前的这里却是截然不同的场景。

也就是那一刻她坚定了公益支教的想法,而这一坚持就是数年,过程中总是点缀着许多动人的瞬间。农民工学校人流动性比较大,但是每年还是能见到几个熟悉的脸庞。比如有个学生已经搬到了宁波,但是暑假她还是求家里人带她来这边,只为了参加公益夏令营。

最初,她带着国外的研究生共10多人,大家各尽所长给孩子们上英语、科学、数学、体育、音乐等课。2018年,前往山东菏泽时,队伍已壮大到20多人,参与培训的学生加上教培的老师人数达到100多人,活动大获成功……之后的每个夏天,她也一直在全力推进落后地区的教育。

“困难一直都在。比如,有些人其实不明白你们一群人从美国跑过来做教育的目的,他们只觉得是‘瞎折腾’,疲于应付我们。当然更多的时候,我们受到了很多的支持和帮助。”

“来这边的费用基本上都是我们自己掏的。最难的时候,我们招不到老师参与进来,但是项目不能停止。有一年我们一家4口齐上阵,一个人干几个人的活,才解决师资短缺问题。”

“我为什么要干这件事?

我也反复问自己”

“我为什么要干这件事?我也反复问自己。很多香港的朋友劝我去香港从事教育培训行业,凭借我的学历和美国近10年的教育经历,高薪唾手可得。那我为什么要留在这边?”

采访中这个问题有了答案。对教育的尊重和初心支持着Agnes一直在这条道路上不断前进。

“教育不仅仅是传授知识,传授技能。好的教育也不仅仅是好的分数。知识更新很快,也很容易遗忘。教学中,我更多的是引导学生去学会学习的方法,形成正确的价值观。

“现在的教育过于功利,常常急于求成。我们把过多的注意力放在小孩子表现得不好的方面,比如学生考了98分,这是很好的分数,但很多人却责问孩子为什么丢了那2分。”

她最初也犯过这样的问题,但是这样的批评似乎毫无意义,而且很容易打击学生的学习积极性。她引用经济学领域的两个理念“资产”和“赤字”给我们进一步解释道,“资产”是累加的,关注的是营收的情况;“赤字”意味着关注失去。教学过程中,“我们关注学生的‘资产’,让他们的努力被看到,被赞扬,他们才会继续保持对好的、善的坚持。比如我们夸一个人好看,意义不大,这是先天的。但是你夸她很会照顾人,她更可能在以后的生活中去照顾别人,这就是赞扬的作用。”

“教育是国家的未来,也是我一生的事业,我希望用我微薄的力量带给孩子哪怕一点点的改变……那么当这样的力量汇聚起来,将产生巨大的能量……”

关于Agnes Tang, 博士

Agnes Tang博士出生于中国香港。青年时移居美国,在美国上大学,并在当地生活了30余年,如今任教于温州肯恩大学。她在贝勒大学获得以英语作为第二语言的课程和教学的博士学位。在此之前,她作为一名小学教师在美国加州和德克萨斯州教了九年书。

在她的教学生涯中,Tang博士将自己看作一座连接的“桥梁”。如今,她渐渐转变为“桥梁的建造者”,指导她的学生在跨文化领域学习英语或从事英语教学。她曾受邀在中国大陆、中国台湾、中国香港、印尼和越南等地举办过多次教师培训研讨会。

文字 | 赖秋红(Alisa LAI)

图片 | 受访者与萌芽联盟提供

制作 | 王智耀

初审 | 王智耀

终审 | 王舒

责编 | 媒体中心